为什么明明有医保,中国人还要众筹?

来源:壹读 07-12 10:09 8789 阅读

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看见朋友圈有这样的内容, 一位刚研究生毕业的医生,未来会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但是没想到入职第一天就遭遇这样的噩耗。

类似这样的消息一开始大家都会点开看,也会力所能及地表示一下心意。但是多到后来麻木了,接着又出现很多负面新闻,很多人便不再关心,甚至鄙夷。

我们无法感同身受他们最亲近的人是多么难过,也无法体会他们多么心如刀绞。

不堪重负的支出

很多众筹发起者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们并不想消费我们的爱心,只是在ICU门口,积蓄就是医院的,掏空了全部财产才有可能换回来一条生命,才有可能让家人活下去。

巨额的医疗费压力下,医保报销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缓解普通家庭因重病带来的窘迫。

前几天有位粉丝说起她经历的癌症事件,原来生活中的磨难和我们并不遥远。

去年,她回老家参加了大姑的追悼会。她56岁的大姑,从确诊乳腺癌到去世,不到1年,就花了家里80万。

就诊后的第一次化疗就用了10万,但是大姑一直住院,光是住院费每个月就要1万多。

本来以为医保可以报销一部分,可是由于很多药物是进口,不能报销,只能自费。最有效的抗癌药物国内还没有上市,乳腺癌的靶向药T-DM1要去香港或者找药代买, 一支两万多,必须自费。

吃了5个月的药,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和借来的所有钱;第6个月,她的表姐把家里的车卖了,下一步就卖房子了。她表姐也想过众筹,但是怕被人说明明家里还有一套房子,凭什么众筹。

做了这么多的努力,仍然不能阻止癌细胞转移到更多器官,最后人还是走了,留下痛苦的表姐和一病返贫的家。

《我不是药神》徐峥说:命就是钱

真正的风险就是摆在你的面前,还能让你熟视无睹的那种事。

很多粉丝现在或未来就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那么风险全集中在自己身上。说实话,这样的案例很能代表在读这篇文章的人群。

医保资金有限

曾经看过有个采访《如果有一天,你生了一场大病》,里面问到几位父母:如果你的孩子生病了,治疗费用超过多少你会放弃?

父母们的回答让人感慨万分。

父母永远不会放弃孩子的。可反之,如果是父母自己生病了呢?他们会给自己治病花钱多少?

治疗费不够,有的父母甚至直言:“那我就不治了,反正早晚得走。”

打败穷人的,是钱,续命的,也是钱!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大部分人的收入,根本无法承受一场大病带来的经济损失,不管是自己还是父母。

虽然说现在国家一直在努力建立健全医疗体系,截至2019年底,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13.54亿人,参保覆盖面稳定在95%以上。

但中国体量大,人口众多, 社会医疗资金平均到每个人头上非常有限。

除了公务员,军人和医生报销比例可以达到80%以外,普通人报销比例无法满足大病需求。开篇那个众筹的研究生,是个外科医生,刚毕业依然无法承担这昂贵的医疗费。

医保有起付线和封顶线,所以实际情况是: 高不报、低不报,中间部分部分报。

另外,报销范围内的药品分为甲乙丙三类,其中甲类药100%报销,乙类药部分报销,丙类药一点不报销。像进口抗癌药、靶向药、新特效药都属于丙类药,只能自费。

拿最常见的癌症来说,治疗包括检查、住院、手术、化疗等多项加起来就高达几十万。

医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越来越多新型抗癌药的出现,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有效延长了患者寿命。

但这治病太贵了,一片抗癌药上千,一个月药费好几万。在这样的花销下,有几个家庭能不喊穷呢?

《人间世2》中33岁的复旦大学闫宏微,被诊断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最凶险的那种。靶向药,几乎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她跑到香港买帕博西尼,一盒30000块,21粒,平均一粒1400块。

命是活生生的温热,需要冰冷冷的钱保驾护航。

如何降低风险

谁都不希望意外发生,但生活不是剧本,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唯一能做的就是未雨绸缪。

所以在这里我再认真给所有人提个醒, 加强保险配置意识,不要等灾难发生后才想起救命稻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