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与贵州交界立有1碑,两侧人家每日跨省旅游,这块土地故事多

来源:开心菜菜慢生活 07-30 10:34 38914 阅读

在重庆綦江与贵州交界的地方,立有一块界碑,写着贵州省北界。界碑立于1946年,高8.75米,界碑左右两侧各住着人家,一侧是重庆人,一侧是贵州人。两侧人家每日在自家门前隔空聊天,有时也互相串个门,一不小心还能步行跨省旅个游。这里是渝黔交界地区,曾经的盐帮、马帮古道。

界碑贵州的那侧是贵州省桐梓县尧龙山镇大面坡村,界碑四川的这侧是重庆綦江区安稳镇崇河村。

崇河村位于安稳镇东部,有“由黔入渝第一村”之称,房子是清一色的红墙黛瓦,整齐的排列在柏油马路的两侧。1934年10月,八万六千多人的红军队伍从江西瑞金出发,开始了万里长征。1935年1月15日红军进驻安稳镇羊角村(与崇河村相隔仅3.5公里),之后从羊角场赶往石壕。红军在綦江行走了18公里,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发生了诸多感人和动人的故事。

以前看电视上描述红军进村的片段,老百姓起初以为红军会像国民党的军队一样烧杀抢掠,听说红军要来都躲藏了起来,没想到红军纪律鲜明,爱民有加,最终才认定红军是好人,是和穷人站在一起的。其实这种故事情节是真实情景再现。当红军进入安稳镇的时候,老百姓起初也十分害怕,后来发现红军对老百姓态度可亲,买卖公平,还将地主家的肉和衣服等物分给贫苦农民,之后老百姓对红军态度发生转变,进而十分爱戴。

崇河村的这片红色建筑被称为红军街,广场上有一幅龙飞凤舞的书法,是著名的《七律.长征》,将红军不怕远征难和大军纵横驰骋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广场上还用文字将红军在安稳镇发生的故事记述了下来,让每一位到过安稳镇的游客都能了解这片红色土地上曾发生过的热血事件。

因为时间有限,我们没能深入羊角村了解红军故事,却吃到了安稳镇盛产的羊肉。

安稳羊肉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采用传统技艺和秘方,是綦江区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重庆老字号”。

据说安稳羊肉重在一羊多吃,无论是清汤、红汤或者红烧亦或是蒸、烤等,均能让人食不停口,口味极其独特。

我们在这里吃了一顿丰盛的安稳羊肉火锅。回看“安稳”二字,多像现在的“和平”二字!

红军在路过綦江的过程中,牺牲了5名战士。1名是为了执行红军纪律而牺牲的红军司务长,2名是伤势过重而牺牲的伤员,还有2名牺牲的也是红军重伤员。

红军离开安稳镇后进入了石壕镇,两镇相距不远。在香树、高山、皂泥3个村子的交界处有一座木桥,建于清朝同治12年,原名叫两河口大桥。桥高10米,宽3米,跨度19米,横跨香树、高山两个村。1935年,红军跨过此桥到达石壕,虽然19米与万里长征的距离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但为了纪念红军过桥的历史,后人将此桥命名为红军桥。

湍急的河水在红军桥下流淌,仿佛在诉说一段遥远的故事。

来石壕镇前,曾听说过红军洞的故事,红军洞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非常好奇。

寻找红军洞的过程并不是那么平坦,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庄里,此时,高粱正挂着绿色的穗子,玉米的胡须已开始变黑,沿着崎岖的山路拐了又拐,终于来到了一个仅容4个人委身的山洞。

据说,当时红军的卫生队在村子里一位叫李树清的农民家里留宿,红军离开时,留下了4名重伤员委托李树清照顾。为了避开搜查,李树清将伤员转移至屋后山下的岩洞内隐藏。后来,因两名伤员伤势过重,最终牺牲,另外两名伤员伤好后,其中1名离开,另外1名留了下来,却在2年后被抓走,从此音信全无。

为了纪念牺牲的红军,这个岩洞被称为红军洞。我们也在村子里看到了李树清的家,老人早已过世,他的屋子现在仍有后代居住。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纪念在綦江牺牲的烈士,当地人将烈士移葬至了烈士墓并修碑纪念。

虽然牺牲的烈士,人们并不知道其全名,可是,每当人们走近烈士墓,走在綦江的土地上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他们。

虽名不见经传,可人们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