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平小伙一人背包出国游 被困尼泊尔首都近半年

来源:梁平万事通微信公众号 07-31 09:44 9198 阅读

他夜宿5000多米高海拔遇暴雪连夜下撤。

他在喜玛拉雅南麓。

大家还记得3次去南亚尼泊尔的

梁平小伙方青松吗?

他今年早些时候徒步珠峰

因疫情封国险困雪山…

后来因疫情一直滞留国外到今

截止7月30日,国外的新冠肺炎患者现有确诊5825476人,尼泊尔现有确诊5203人,而这一数字每天还在不停地攀升。值得注意的是,尼泊尔的新冠病例治愈率达69.34%。

尼泊尔政府发言人21日宣布:从7月21日24时开始,取消封锁政策。

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尼泊尔在今年3月24日开始实施全国性封锁,至今已有120天。暂停航班已经超过了4个月。在这期间,尼泊尔禁止人到大街上。

在7月20日,尼泊尔内阁已经决定从8月17日开始恢复国内、国际航班运营。尼泊尔封国之后,还有数万名外国旅客被迫滞留在当地,复航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其中梁平小伙——方青松,8月就可5小时飞回成都,隔离后就可自由活动了。不过,他还想继续在外旅行。他说,他并不富二代,也想找个女朋友了。 

昆布冰川

“我是3月初来尼泊尔旅行,人生第三次踏入尼泊尔,徒步珠峰,不曾料想疫情突然在国外爆发了,差点被困喜马拉雅,自从尼泊尔封国后,就一直滞留在尼泊尔”,方青松分享说。

曾在5月7日有一次包机,两个航班,300多名华人,但选中的几率实在渺茫。好在这个月初,通航前国家安排了4趟撤侨航班。

青松坐的第三趟也就是8月7号那班

方青松听到第三趟撤侨航班重新调整了,一夜未眠,然后今早收到撤侨航班的电话,又无比激动!

因为撤侨航班名额都是大使馆一个一个挨着通知的,很多在尼泊尔的华人等消息等得晚上睡不着。这感觉就像中彩票一样,没有得到通知的人很失落,而得到通知的人更是激动地落泪。

平时尼泊尔飞国内的机票大概在1000—2000人民币,这次包机回国要花上7000多,花了原来差不多4倍价格。

对当地很多华人来说,如果一开始3月份的滞留还会觉得7、8千一张的机票太贵。到了这个时候,它已经不是一张机票而是一线希望。

我不是网传的富二代

大家都说,我去过这么多国家,家里肯定很有钱。很多网友都觉得这得耗费足够的资金,还有可支配的时间。方青松讲述。

事实上,我并不是富二代,今年25岁,妈妈是个体户,爸爸是教师,和你们一样也只是普通家庭里出来的孩子。

因为年少叛逆,初中就换了6个学校,直到现在才能理解当时做父母的心情。

我13岁就出来闯荡社会,15岁去少林寺学习。在少林寺学武的时候,突然感觉像笼中鸟失去自由,那么渴望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2014年暑假的时候,第一次开刨冰店,赚了第一桶金,尽管不多,但也很开心。2014年9月,一个人去西藏旅行

2017年在老家开了餐饮店2019年又在青海开了餐饮店,为了有足够的时间和经济支撑旅游的想法,又把餐饮店退股和转让出去,旅游开销也是靠我自己赚的,旅游途中也没闲着,还靠代购赚赚路费之类的。

旅行6年,走过了大半个中国,两年前和女朋友分手,突然想出去散散心,去放下这段恋情。于是就想去户外徒步、登山,去年9月第一次登四川四姑娘山二峰。

后面又产生了出国的想法,所以又去了尼泊尔徒步EBC。

凌晨3点的四姑娘山二峰途中遇到大风雪,方青松是队长,考虑到风险,5100米左右下撤。

3月14日徒步8个小时到达卢卡拉(海拔2800左右)

到namche路上


尼国珠峰大本营

滞留尼泊尔

今年1月份出国,我就已经做好了环游世界的准备,前后去过中东,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非洲。

3月6日入境尼泊尔,去EBC徒步,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也越加严重了,尼泊尔3.24封城,庆幸的是3.23赶回尼泊尔首都了,不然我可能要在山里呆上几个月了。

此后一直在尼泊尔,滞留到现在,尼泊尔封国120天,当时并没想到国外的疫情居然爆发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最开始没有过多的焦虑,想当然的觉得,尼泊尔的封锁应该很快结束的,因为当地人很穷,很多都是打零工的,全国人都锁在家(只限于购买物资的必要出门),如果全国一直这样停滞,那他们怎么生活呢? 

尼泊尔空荡的街上。

尼泊尔封锁不是一次确定的,而是一周一周的延长,像温水煮青蛙。

我们总可以买到未来的机票,又一次次到了时间而取消。人逐渐失去了信心,开始感到困惑和迷茫。

在封国期间,街上很少有超市、商店在开门,可以上街,但不能走大路,因为警察会抓人,6月中半解封状态,7月23日解封后,我们才能自由出入。

后面尼泊尔总理跟国民说,新冠只是一场感冒而已,大家注意卫生,勤洗手都可以了,得了新冠的,大多只能在家里隔离。

这些日子,口罩还算充足,自我防护措施也很到位,而大街上也有部分人不愿意戴口罩,这使我不能理解。

大使馆离我住的地方大概三公里,滞留尼泊尔期间,我一共去过两次大使馆,也感谢大使馆一直对我们华人提供的帮助,7月1日刚发了健康包,里面还有口罩和护目镜。

我的签证一共只签了3个月,本来6月7日就到期了,当我去续签时,突然一个好消息,6月中旬尼泊尔政府就出了政策,表示开通国际航班之前半个月内走的都不用交滞留罚金,现在是8月17日通航,所以9月1日前走的就不用交8美金/天的滞留金。

在尼泊尔用的尼币,肉类价格普遍不高,现在华人餐厅开了,吃碗面20块左右,华人超市零食这些也是翻倍卖,国内一包瓜子7块,在尼泊尔卖400卢比~500卢比(1比17汇率),约23-29人民币,可乐5块人民币左右,调料这些也贵,感觉消费还是很高。

经常感觉孤独

一开始尼泊尔宣布封国一周,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抱着坚定的信念,安静等待解封。到了4月底,心态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每天站在阳台,捕捉偶尔飞过的飞机,期望有一架能带我们回国。

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有几个朋友,其中有华人也有尼泊尔人,但疫情期间很少聚在一起,长时间都是居家自我隔离。

尼泊尔大宝塔,方青松居家隔离住过的地方

除了网上斗地主、打牌、就是学习做饭,要知道活了20几年都没自己尝试过做饭,因为疫情而学会了做饭这项技能。

方青松自己做的饭菜。

有时候会望着对面的山和天空,想象那就是自己日思夜盼的祖国啊,然后对着空气说话。

从三月到五月,再到七月,连武汉都没有这么久。更何况,我只是普通游客,每天付着房租和生活的费用,身处异国他乡,更是诸多不便。

我的朋友描述过这种心情,每天在楼顶天台上,压抑自己想跳下去的念头。很多滞留尼泊尔的华人都患上抑郁症和精神病,这并不是我夸张地说。

我最害怕别人问我,怎么还不回国?一问就要发火,很多次莫名其妙想痛哭。

有时就跟在国外的滞留的华人,在微信群里,大家互相鼓励,因为大家彼此都有相同的遭遇和心境。

过去的几个月,大使馆统计过几次滞留游客信息,毫无疑问,都没有我,只是国内当时还很严峻,不能把每个人都考虑周到,我们每个人只能站在个人立场去看问题,很难有国家的高度去考量全局。

我觉得我的心态还算乐观,一直都相信大使馆的努力,也相信国家一定会接我们回国。这是我认为,能回国的很重要的原因:信念和一直求助大使馆。一直死撑到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

回国后还想继续旅游

回国后会在成都隔离14天,一天300元的价格,完了之后会在梁平短暂地停留一阵子,调整好心态,然后继续旅游。

这次不会考虑出国了,准备先去涠洲岛,再去西藏,再去新疆慕土塔格,再登珠穆朗玛峰,这次的目标是登上7000级的雪山。

不想一直漂泊下去,也很想安定,能有一个家,想找个重庆的或者梁平的女朋友,希望是漂亮开朗一点,孝顺的女孩!

作为一名中国人,在有灾难的时候,能够顺顺利利的回到自己的国家,回到日思夜想的家,见见爸爸妈妈,这样就够了。

最后,一定要感谢尼泊尔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直在默默地为大家保驾护航!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一切顺利!愿还滞留国外的朋友们早日平安回到祖国!

心情大好,一切幸福得难以言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