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这就是龙民:8848.86米,她是中国登顶珠峰最年长的女性!

实况时报  10-27 10:20 阅读

 5月23日早晨,迎着初升的太阳,52岁的重庆女性陈旻站在了海拔8848.86米的珠穆朗玛峰之巅。尽管历经万般险难才抵达这里,但陈旻并没有预想中的狂喜,而是被一种淡然的喜悦包裹。她朝着珠峰北坡,那是祖国的方向,庄重而深情地叩拜了3次……

因新冠疫情的影响,陈旻在177天后的10月7日才辗转回到位于重庆龙湖·江与城的家中。陈旻总结这一路:44天攀登了世界最高的山峰,177天走了最远回家的路。

        人物档案——

      【姓名】陈旻

      【年龄】52岁

      【身份】国家一级登山运动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龙湖·江与城业主。

  【登珠峰创造的记录】1、中国登顶珠峰最年长的女性;22020年12月8日,中国与尼泊尔政府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最新高程为8848.86米,陈旻也是重庆地区首位登顶这个新高度的登山者。

【下定决心攀登珠峰】

  4月14日,陈旻从重庆飞抵尼泊尔加德满都。陈旻所带的这几大包行囊里共有160余件物品,除开羽绒服、连体服等防寒装备,还有高山靴、护目镜、登山杖、冰镐等等,足有150斤重。是的,这并非一次普通的跨国旅行,她即将与几名中国队员一起,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作为女性,又是在52岁的年纪去攀登珠穆朗玛峰,很多人光听着就觉得太疯狂。而事实上,陈旻为此做了足足两年的准备。

陈旻出生在青藏高原,成长在群山的怀抱之中,这让她从小就有一种无畏、勇敢的探险精神。长大后,探险精神依然紧紧伴随着她——她曾在青海油田做了7年新闻宣传工作者,每天扛着摄像机奔波在黄沙漫天的戈壁荒滩中。曾3次穿越罗布泊“死亡之海”,还曾穿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无人区。她还曾无氧攀登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在两天水米未进、一路呕吐的状态下登顶,身体备受折磨。慕士塔格峰的经历,一度让她痛下决心再不登山,只继续通过跑步、健身和拳击等运动来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

2019年3月,陈旻和她的老师王铁男(国内著名登山探险家)聊起了攀珠峰这个话题。其实在陈旻内心深处,她曾不止一次冒出过攀珠峰的念头,但又迅速地将其否定。

“你现在身体素质很好,再训练一年,完全可以攀珠峰。我登过珠峰,我清楚你能行!”王铁男的这番话,让陈旻内心尘封的探险细胞被重新激活,她当即下了决心:明年,攀珠峰!

【历时两年备战训练】

陈旻将这个想法告诉她的丈夫,她丈夫没有一点惊讶,反而很平静地说:“你这些年一直锻炼身体,不就是为了攀登珠峰吗?”知妻莫若夫,听到这句话,陈旻的眼睛一下涌出了泪水。

然而,当陈旻通过朋友圈公布这个决定时,圈里瞬间“炸”了,几乎所有的亲友都在反对和质疑,这当中包括陈旻的女儿。陈旻女儿当时在美国读研究生刚毕业,女儿发来的消息满含心疼与担心:“你老实点行不行,别做傻事行不行,我可只有一个妈妈!”陈旻完全理解女儿的担心,但攀珠峰是她尘封多年又刚被激活的梦想,她决心用自身的行动说服女儿。

陈旻当天便开始了严苛的锻炼。龙湖·江与城位于嘉陵江畔,出门就是风景宜人的滨江公园,为她提供了天然的运动场。她按照老师的建议,每天沿江跑十公里;两天一次去健身房进行核心训练和肌肉力量训练。陈旻的女儿于2020年6月回国,看到了陈旻对攀登珠峰的向往,身体的状态与转变。女儿悄悄发了条朋友圈:“其实很不想我妈去爬山,但是不管咋样都要支持。”

然而,当陈旻的身体和心理都做好准备时,2020年攀登珠峰的计划却因新冠疫情的爆发而破灭。陈旻没有灰心,疫情封闭期间,小区严格的疫情防控和消毒工作令人踏实、安心。她在环境优美、绿荫葱郁的小区环境里,依然可以保证充分的锻炼。在疫情初期的其中一个月,陈旻在小区里完成200公里的跑量。为了提高耐力,陈旻还会进行负重爬楼锻炼,背着45斤的背包,一次爬2500多级楼梯。小区的管家得知陈旻要攀登珠峰的消息,也不时地给陈旻发来鼓励的消息:“旻子姐,加油!”

到了2021年,陈旻的身体状态甚至更甚从前,她也终于等到了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将于4月重新开放的消息。今年3月初,陈旻还回到了位于青藏高原的出生地,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魔鬼重装徒步”训练。此前,陈旻还参加过两次8000米集训营,登顶5座五六千米的山峰。

   【登顶前遇生死危机】

     都说珠峰冲顶太难,实际上,在珠峰的每一天也都是毅力、耐力甚至心理的考验——陈旻和中国队员从加德满都沿EBC徒步12天抵达珠峰大本营,紧接着就开始了严格的冰川训练。5月15日,终于盼来了冲顶“窗口期”,陈旻一行人万般艰难地穿过了恐怖的昆布冰川,终于到达海拔6400米的C2营地,却因天气突然恶化,在那里滞留了3天。高寒高海拔且氧气稀薄、手机没有信号、冲顶日期遥不可知,陈旻的队友甚至向他的向导交代起了后事,陈旻也一度想到了“死亡”这个可怕的字眼。

但对陈旻来说,一切磨砺和付出都是值得的,随着天气好转,终于迎来最后的冲顶期。5月22日晚上11点,穿好装备,背上12斤重的冲顶包,陈旻与自己的夏尔巴向导第一个出发。

黑夜的雪山上,40米/秒的狂风夹杂着冰晶呼啸而过,打得人生疼,步态也被吹得东倒西歪,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入骨的寒冷。在黑暗又陡峭的山路攀爬许久,天光终于大亮,一轮红日“腾”地一下弹了出来,照亮了整个大地。尽管气温寒冷如初,但阳光洒在身上,陈旻感到整个人都有了希望和力量,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我一抬头,就能看到近在眼前的珠峰顶。”

然而,陈旻距离峰顶还有100多米的时候,却遇到了生死危机——她整个人忽然呆在原地,动弹不得,意识也在逐渐涣散。走在前方不远处的夏尔巴向导发现了不对劲,连续拉了两次绑在二人之间的保护绳索,陈旻都毫无反应,再使劲拽一下绳索,陈旻一个踉跄,向前挪了一步,又停在原地。夏尔巴向导察觉到情况异常,快步返回陈旻身边检查。他发现,陈旻的氧气面罩唯一的出气孔已被冰渣堵死,他赶紧将其摘下,敲掉冰雪,重新为陈旻戴上。瞬间,陈旻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气流涌入鼻腔时,这才清醒过来,身体也重新恢复轻盈。

事后,陈旻很是后怕的意识到:“当时自己已处在失氧状态,如果再持续几分钟,自己就再也回不了家。”

【在世界之巅朝祖国叩拜】

尼泊尔时间8点50分,陈旻凭借自身力量,终于登上了世界之巅。

这是一个拱形的山坡,只能容纳5~6个人同时站立。为了避免危险,夏尔巴向导将陈旻腰间的保护锁与山顶的保护锁挂上,这才开始帮陈旻拍裸脸照——凡登上珠峰顶的人,都需要取下氧气罩拍一张照片,下山后方能以此领取“登顶证”。

拍完照后,陈旻终于有机会仔细欣赏这个魂牵梦萦的巅峰的模样。陈旻头顶是金色的朝阳和瓦蓝色的天空,薄纱般的云朵在身边环绕,如同置身仙境般。此前,陈旻无数次设想过自己登顶的心情,觉得自己应该会喜极而泣或是激动不已。然而,她真正的感受的是一种淡然、宁和的喜悦。她拿出包里的五星红旗,朝着珠峰北坡,那是祖国的方向,庄重而深情地叩拜了3次。

陈旻记得,自己在峰顶上总共待了大概25分钟。那25分钟,她忘却了疲惫与寒冷,眼里只有壮美风光,心里无比的充实和喜悦。陈旻内心有个声音:“一切的辛苦和付出就是为了这一时刻!”

【177天后回到温暖的家中】

下撤回C4营地后,夏尔巴向导白玛·次仁告诉陈旻,她是团队里下撤速度最快的,比其他队友快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登顶也是排在首位——与另一名男队员同时登顶,展现出了优秀的体能、技能和强大的心理素质。

 5月25日,陈旻和队员们回到了珠峰大本营。原本当天就可以飞回加德满都,但因为天气恶化、大雪降临,直到5月29日,陈旻才随登山队才离开珠峰大本营,结束了攀登珠峰的44天历程。

“后来,因为疫情原因,我先后辗转177天,走了一条从尼泊尔-埃及-美国-中国的漫长回家路。”陈旻说,10月7日,她终于回到了龙湖·江与城的家中。除了家人的关怀,小区的邻居、管家、保安、清洁工们也都如迎接亲人般热烈欢迎陈旻回家,并相互分享着陈旻的故事,让陈旻倍觉感动和亲切,“我在焦急寻找回家的路的时候,管家也多次发微信或是朋友圈给我留言,提醒我注意安全、饮食和身体,像家人一样给我关怀和力量。”

陈旻说,自己的前半生一直生活在北方,搬过很多次家。直到四年前才举家定居于重庆,而龙湖·江与城是她目前居住过最满意的小区。正如龙湖“善待你一生”的服务理念,每一天,龙湖物业都在提供最周到、最用心的服务——对业主细心、耐心,有需求便会第一时间提供帮助;对小区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皆悉心维护,让小区环境历久弥新;就连小区里的流浪猫,也能获得物业的关怀与善待。陈旻感叹:“这不像是个小区,更像是一个亲切、温暖、美好的大家庭。”

此次登顶归来,物业、邻居都多次对陈旻说:“旻子,我为你骄傲!”而陈旻想说,作为“龙民”,自己真的感觉很骄傲!

来源:实况时报

猜你喜欢